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玉虚天尊 > 第四百八十八章万神俯首,弥罗玉清称道圣

第四百八十八章万神俯首,弥罗玉清称道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日升月落,春去秋来。
  新一度的紫极大会越来越近,各路仙家着手准备。
  这日,大地隆隆作响。
  气吞山河的青色道果从地府升起,徐徐转入人间化为道君,不,是天人道果。
  人间修士看着飞向昆仑的纯青道果,恍惚看到一座比九天十地更加庞大的世界。
  道果中的十尊伟岸身影各辟一方大千世界。每一界之疆域等同九洲八荒。而十界叠加,演化无穷寰宇,更让修士感到自身之渺小。
  青光飞入昆仑,直入玉虚宫内。
  各峰镇守道君同门见这一幕,即便他们也是上仙转世,也不由露出羡慕。
  金霞道君:“师兄在人间重塑大罗根基。这次转世历劫,几乎称得上一次重塑证道神话。”
  “我辈唯恢复本来面目,托庇三清境内才能避开天皇,恢复大罗根基。却不想师兄机缘深厚,这就恢复了。”
  青色道果内蕴的一点先天大罗奥妙,根本瞒不过同门。
  先天地而恒久,超时空而自在。纵是宇宙寂灭,量劫重重,也难损大罗根本。
  但让他们效仿青玄大道君一般,折腾地府法度什么的,他们又做不来。
  好好一个逍遥仙真,干嘛去外头折腾那些劳心事?
  哪怕明知这样做能恢复大罗道果,他们也不会干的。
  毕竟在许多仙家眼中,仙家逍遥自在,为上等。神明运行法度,为下等。
  “一个青玄,一个勾陈。再加上天上的神霄。”燃灯道人玩味道:“等下一劫天庭开辟,可有得瞧了。”
  天庭四御占二,六御占三,玉清一脉的好处太大了。
  怕不是这一次要来一场各方围攻玉清?
  思罢,他赶往玉虚宫。
  殿内,青玄大道君手托三清印,另一手持杏黄旗。只可惜钧天玉尺得道,脱去仙宝之身,让他这掌教身份带着几分名不正言不顺。
  当诸位仙家道君进来,他威严道:“诸位,紫极大会该开始了。”
  ……
  太元仙府,在青玄大道君归来人间,入主玉虚宫时,两道仙光冲出仙府,照耀千里。
  京城百姓看到城外深山中的光辉,纷纷向那个方向顶礼膜拜。
  他们知道,那里是“吕仙姑”修行的道场。
  吕清媛建立神道信仰已有百年,信徒遍布神州各地,深受皇家敬重。
  光辉冲向云空,演莲花、如意之相。一如曾经玉虚、太元二圣炼法。
  莲花异象来自太元金殿。造化生气升腾不息,彩霞宝光盘结万莲。清雅莲香自殿内飘溢,散入太元仙府后又飘向京城,让整座京城沐浴在这股奇香之中。
  如意高悬嫏嬛阁上方,智慧宝光绵绵不绝,庆云金灯光耀十方。无量大道赤文自光辉中跃动,在浩荡智慧长河中浮起一尊尊神明,演绎大道秩序。
  楼阁内,玉清大道尊垂拱九重,身侧上清、太清相伴,座下天皇、地母、雷祖、星主演道。再往下一尊尊二品道相,三品道神各自归位,演绎一部部先天道书宝册。
  “万神图成了!”
  数十年苦功,任鸿按照万神图格局重新排列天下玄门功法,将当今玄门各派根本道典推演成功,罗列在案。
  无数心法玄功在任鸿脑中闪过,他的魂魄在这一刻吞吐智慧灵光而壮大。
  噹——噹——
  清悦悠扬的九天钟声自任鸿头顶的清微天响起。道天弥罗宫内的玉清大教主忽然睁眼,对任鸿宣讲大道。
  此乃大道传法,烙印在天地间的玉清大道尊自动显现,为任鸿演绎玉清真妙。
  昆仑山上,沉浮云海间的紫极神图自动升起。一尊尊道相从神图走下,口中高赞玉清宝诰。
  “三界之上,梵气弥罗,上极无上,天中之天。郁罗萧台,玉山上京……大罗玉清,虚无自然……”
  玉虚宫内,一众道君看向紫极神图。
  “有人修行引发紫极神图共鸣?”
  “大道垂贺?”
  “可是让玉清大道尊法相垂贺,这是谁炼成玉清一脉的大神通了?”
  诸位道君掐指推算,目光纷纷看向太元仙府。
  窥见如意、莲花之相,道君们立刻有谱。
  黄龙摸着脑袋:“小师妹?看来,这次紫极大会有好玩的了。”
  青玄大道君扫了他一眼,又瞥见旁边几位同门师弟的表情,暗暗摇头:罢了,反正过几天就见面,届时尔等便明白。
  小师妹?小师弟?一口气收获两个,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赤明道君:“师弟、师妹,你们说这如意莲花之相,是不是和老师当年的情况类似。”
  金霞:“前些日子,方红蝶回来禀报,说是任鸿与太元府主以‘师兄妹’相称,兴许能再续玉清太元之缘。”
  “瞧他这些年居住在太元仙府,也可知二人关系匪浅。咱们不如从吕清媛入手?妙玉师姐,回头你跟她多聊聊,让她劝一劝‘小师妹’回心转意,重入昆仑。”
  “别一口一个小师妹。”金霞道君道:“回头他知道,小心揍你。”
  黄龙乐了:“小师妹怎么了?他前世本来就是女身——不过小师妹当年就险些和一位女仙成亲。却不想转世之后,竟然真转成男身和一位女仙成了道侣。”
  青玄大道君冷眼旁观,默默腹议:你们这群人够了!不八卦能死吗?怎么越说越离谱了?什么道侣,八字还没一撇呢!当心被人半道截胡!
  他和燃灯对视,窥见彼此眼神中的无奈。
  碰到一群不着调的同门,且老师们无法庇护,着实让人不放心啊。
  这时,那尊自紫极神图显现的玉清大道尊轻轻用如意对下一磕。
  “汝为玉清真传,传我浮黎大道。”
  此言一出,昆仑震动。天空之中的气运云海立时分出一大片灵云,投入太元仙府方向。
  诸位道君眉头挑动,却一个个默然不语。
  浮黎大道,指的是玉虚老师的一门根本大道。也是老师当年在神道中使用过的身份。
  ……
  嫏嬛阁,任鸿明显感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当如意轻磕,那一声灵音震动大道,自己精气神为之升华。滞留多年的灵胎境在这一刻松动。
  他胸中五气吞吐,中丹田演化的“五气玄都”真正圆满。
  玄都,仙都也,乃群仙汇聚之所。亦是任鸿孕育灵神,温养道基的地方。
  在这一刻,清微天弥罗宫出现在他胸中。五脏六腑幻化一尊尊神仙,在弥罗宫内朝拜赤子元婴。
  同时,他的元神婴儿在玉清大道洗礼下,更进一步向清微之主,玉清道神演化。
  嫏嬛阁外,勾陈如意轻轻低鸣。也在这一刻洗尽铅华,有五道灵光缠绕相伴,演化五重神禁。
  上品先天灵宝,二十五道先天神禁!
  这一刻,如意已然成为不逊色六魂幡的先天宝物,能镇压气运,演绎大道。
  紧接着,昆仑镜升起。在任鸿成为真传弟子的那一刻,更多的昆仑气运从远方涌来。当气运涌入昆仑镜,仙镜之中的禁法也一口气演化到三十层仙禁,于镜中幻化一重重青峰仙峦。
  最后是六合天象珠。原本这套若隐若现的虚幻之宝,在玉清大道尊如意点化下,已出现法宝胚胎。宝珠并着五口神剑,环绕在任鸿身侧。
  “此三宝,便是老师为我开释的未来大道之宝。”
  任鸿站起来,俯看嫏嬛阁一部部天书秘箓,心中有说不出的成就与满足。
  但很快,这种喜悦消失,他再度恢复古井无波的情绪。
  清微道心,明澄通玄。他此刻越发体悟到这昆仑顶级仙体的妙用。但对他而言,这种情绪的缺失并非好事。
  眺望太元金殿方向,任鸿走出嫏嬛阁。
  陶华和迎春在门外等候,二女激动不已,在任鸿开门那一刻齐声道:“恭喜公子修著琅嬛,成就千古壮举。”
  任鸿看着二女,哈哈大笑着摘取如意:“回头把姐妹们都找来,我许你们入琅嬛挑选一册玉清部的天书修行。”
  他手一抹,将“嫏嬛”二字改为“琅嬛书库”。
  当年嫏嬛姥姥能养出八个不逊色玄门大派的鬼王。自己凭借这群花仙也能养出一群不逊真传的玉清门徒。
  “行了,走吧。我们去庆贺师妹得道。”
  太元金殿气象万千,宝莲盘绕,璎珞飘舞。千百玉女跪在街道两侧,恭贺吕清媛铸丹得道。
  吕清媛结丹,异象比当年任鸿缔结金丹更宏大。甚至可以说,五百年来金丹第一人。
  因为她修炼的金丹乃古法圣胎,且以嫏嬛姥姥毕生修为充当莲胎转寄之物。她的圣胎极为圆满,是一步跨入灵胎层次,孕育太元净世玉体。加上净世图上的静坐炼丹之术,半点后遗症都不存在。
  任鸿三人来到太元金殿前。
  金殿大门开启,走出一位身披白羽的绝世仙娥。她眉心浮现一朵赤金莲印,身后素带飘飘舞动,演化渺渺净世仙天。
  察觉吕清媛媲美灵胎巅峰的修为,任鸿眉头一挑:“幸亏愚兄这些年没耽搁修为。不然怕是要被师妹一举超越。”
  吕清媛在宫殿静坐多年,身上带着一股飘逸出尘的气质。她浅浅一笑:“若无师兄照拂,师妹如何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任鸿目不转睛看着吕清媛。
  此刻的她,如同一位遗世而立的空谷仙娥,也如同一位悯世慈悲的圣洁神女。
  仙道的逍遥空灵与神道的慈悲神圣在她身上完美融合。
  过了一会儿,吕清媛收敛异象。
  “我修成莲胎,异象外露。恐怕不日有各路仙家上门,师兄能否助我应对?”
  “自然。”
  任鸿又停留两日,和吕清媛一起应付前来探望的各路仙家,然后带三女返还莲花山。
  没错,吕清媛听闻任鸿要突破紫府境,也要跟来观摩学习。
  ……
  回到莲花山,菡萏率诸花仙迎接。此外,还有手持玉尺的钧天,董朱、齐瑶、凰公主等。
  看到任鸿和吕清媛乘八宝沉香辇归来。菡萏目光一凝,已然察觉他二人彼此共济交融的气机。
  任鸿的先天浮黎道胎和吕清媛的先天净世莲胎皆是超越一品金丹层次的无上丹胎。这等道胎宛如一方世界雏形,在这方天地几乎没有半点痕迹。
  以神念仙识感知他们,就如同在虚空中捕捉一座隐匿的世界。要不是菡萏仙子继承前世的超常感应,恐怕根本察觉不到他二人的气息。
  她飞到云空迎接任鸿。
  任鸿微微点头,落在寒潭正中央的平台上。
  菡萏拉着吕清媛走下辇车:“公子要重塑仙府,我们且在旁观观礼。”
  吕清媛颔首,和众人一起站在岸边。
  不久,一道上清仙气到访。
  菡萏仙子开启禁法,将雷雄迎进来,也站在岸边。雷雄前番在赤女国时便和众人结识,打过招呼后端详仙府。
  “这就是五莲仙府啊……”雷雄咂嘴:“虽然这座仙府精致华美,但……但是……未免……”
  “太小了。”董朱道:“所以今日他找我们过来,就是让我们观礼,看他重塑河山,再造仙府。”
  又等一个时辰,白寿、李昀以及任魁赶来。
  如今这些人,便是任鸿承认的亲朋好友了。
  任魁望着寒潭上的任鸿,神情颇为复杂。
  这么些年过去,他已经恢复大半修为,觉醒前世记忆。加上青玄大道君指点,已清楚任黎、任鸿的关系。
  眼前这人,便是他今生的父亲。
  深吸一口气,任魁先对寒潭上的任鸿行礼,然后对菡萏仙子道:“见过母亲。”
  菡萏仙子赶紧闪开,避开任魁行礼。
  “我非你亲母,道君不可如此。”
  任魁固执己见,又对她再度请安:“养母也是母亲。您今生抚育我长大,这份养育之恩不得不拜。”
  白寿和李昀在路上,也从任魁口中得知一切,对诸位长辈行礼。
  唯独雷雄,三人不好论交。
  任魁原本称呼他为“大叔”,将他视作长辈。但从三清辈分论,青玄大道君的弟子和金灵圣母弟子同辈,金河道君当年还是雷雄师兄。
  “雷雄传承诛仙剑诀,昔年又和上清教主另有因缘。你称一声师叔不亏。”
  寒潭上,遥遥传来任鸿的话语。
  任魁心中一动,也对雷雄拜了一礼。白寿和李昀随他一同行礼。
  众人打过招呼重新站好。任鸿解下乾坤圈,扔向任魁:“今日之后,此物对我无用,便传给你吧!”
  今日重塑仙府,也要炼制真正的六合天象珠,乾坤圈这临时之物已可赐给门人。
  然后他托起平台上的南极仙鼎,抛给白寿:“此物给你,传承神霄道统。”
  最后看向李昀。
  李昀行礼道:“弟子已得天书、仙镜,心满意足。”
  “给他们俩仙器,总不好不给你东西。”
  他伸手一指,五莲仙府有七龙五虎十二道仙光飞出,环绕在李昀身边。
  李昀认得这套仙宝,忙道:“老师,此乃五莲仙府镇府飞剑,岂能随便传我?若是给我,云嘉姑姑用什么?”
  七口腾龙剑以七条青龙祭炼而成。五口伏虎刀乃虎煞杀伐之气所炼。十二口飞剑宝刀俱是仙器之流,合在一起能布置剑阵,同阶之内可保不败。
  “你云嘉姑姑另有仙宝神剑,无需担忧。”
  “且你继承浮黎鸿元镜,日后少不得在人间行走。这套腾龙伏虎剑正好助你伏魔卫道,光大我派。”
  安排妥当后,任鸿运转玄功,体内五气玄都映射于外界,在他身后演化一座全新仙府。
  潭底,老魔翻了个身,挥手打散射入封印的仙光,嘀咕道:“这混账小子果然不简单。不愧是“天皇容器”。这才几年,就跨入紫府了?”
  他这境界如何看不出任鸿目的?
  以内景契合外域,借内外相合的那一刻,推动元神婴儿跨入上丹田,真正打造属于自己的紫府灵台。
  五莲仙府地方狭小,供一二仙人修行尚可。但要让一个门派居住,难免略显不足。
  任鸿早就动了重修仙府的念头。这次利用他自己的五气玄都,把五莲仙府重新改造拓展。
  仙府在任鸿法力消磨下,先是分解为五行元气,然后依循任鸿内景道域演化的玄都,重新塑造楼台宫阁……
  可惜,太清大教主已立下玄都宫,任鸿不敢占用这个名字,继续用老师遗留的“五莲”之名。
  至于未来会不会改,那就日后再说吧。
  魔祖冷眼旁观,见宫殿一点点成型,心道:“好一座小弥罗宫,这五莲别府扩建后,怎么越看越看玉清当年那座弥罗宫?论来,天皇吞噬宇宙,除却这个女娲界外,也只有三清道宫免于吞噬厄运吧?”
  思量后,他随手捏了三道血光扔向外界。
  穿过寒潭封印,血光化作三颗陨石直直砸向“小弥罗宫”。
  随着逼近,三颗硕大天体遮掩日光,将莲花山笼罩在黑暗中,宛如末日来临。
  岸边众人见任鸿专心演化仙府,纷纷出手相助。
  雷雄身后两口神剑飞出,又有青雷紫电化作夔牛之相冲向血星。
  董朱头顶飞出八颗宝珠,演化八种真火布下神火阵法。
  齐瑶展开仙旗,朵朵白云护住任鸿。
  吕清媛周边朵朵宝莲舞动,结成一片五色太元神禁。
  云嘉拔起太华玉剑,冷厉剑光斩向血星……
  然而,一切攻击面对血星,转眼被星辰吞没,没有半点用处。
  任魁恢复前世记忆,凰公主本体乃道君之身。二人同时看破血星虚实。
  “这三颗星辰虽在我们面前,但本体远在虚空世界,是老祖魔染天外三颗星辰拉入此界,又用乾坤秘法折叠时空,我们的攻击根本打不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