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 第八百七十九章:裁决

第八百七十九章:裁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陆晨察觉到哈奎斯尔特变得更加灵活,心中明了,要么是魂寄者已经快完全重新操控这位旧神了,要么就是魂寄者准备开溜,放松了对躯体使用权的争夺。
  
  他并不焦虑,反倒是被压着打了两个多月,如今狂攻释放一番后,内心前所未有的畅快。
  
  他嘴角带着冰冷的嘲讽,并未因旧神的强势反扑而后撤,完全摒弃了防守,一往无前的猛攻对方的核心。
  
  即便他的躯体被打的即将崩溃,他也硬扛着将每一刀斩在最深处。
  
  魂寄者还是太嫩了,或许是他的能力让他对战斗变得儿戏,早就丧失了那种你死我活的厮杀精神。
  
  现在想撤?
  
  当你心生退意的时候……就已经输了啊!
  
  陆晨周身肌肉虬结,呼吸间吞吐空间内的能量,带血的牙缝见喷涌出赤红的气息,爆鸣声回响。
  
  他面对哈奎斯尔特的攻击,不闪不躲,破晓、断魂、生死,三刀而过,自己的胸膛塌陷,胃部还出现了巨大的空洞,左腿被打的横飞出去。
  
  而他那嗜血的笑,却让魂寄者心中感到强烈的不安。
  
  陆晨开声吐气,寂寥的雪,伴着无敌的意,他以残躯斩出最后一刀。
  
  “杀!”
  
  冷漠的战吼声在空间内炸响。
  
  漆黑的巨蟒猛然膨胀,连那旧神的躯体在它面前都显得孱弱,黑水玄蛇的巨口张开,吐着猩红的蛇信,冲向哈奎斯尔特的核心本源。
  
  近乎浑身赤果的男人与这位代表恐惧的旧神错身,漆黑的巨蟒与空间内沉浮,拱卫着主人的王座。
  
  陆晨挥刀血振,身后是开始溃散的古神躯体。
  
  他说过,魂寄者的基础事情做的一塌糊涂,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斩杀线。
  
  陆晨转身时,无敌的意锁定空间内的每个角落,武道天眼张开,那双赤红的眸子,像是有岩浆在沸腾,扫视哈奎斯尔特的每一寸正在消散的神躯。
  
  魂寄者此时已经完全懵了,从他开始转移,到战斗结束,一共还不到十秒,而在转移过程中,他自身的存在是最明显的。
  
  陆晨的武道天眼定格,重新生长出的双腿踩着行字秘,冲向一个方位。
  
  他像是行走在黑暗中的大日,如仙王临尘,单手伸出,斗字秘演化的囚笼封锁这片空间,无形的意困锁灵魂的本质,身上的道印飞出九枚,镇在囚笼的各角落。
  
  大手落下,他将一只墨绿色的,像是草履虫一般的生物攥在了手中,低头俯视。
  
  魂寄者仰望着陆晨,看着那一口带着血丝的白牙,对方的微笑令他胆寒,他的转移根本就来不及,永夜星海的屏障,异空间的转移成了他致命的原因。
  
  他本以为这里是自己的猎场,却不想切断了自己的退路。
  
  他想要发声劝说陆晨,和他一同离开神弃之地,带对方见识真正的自由。
  
  但黑暗中,在那赤红的大日前,只发出的轻微的噗嗤声。
  
  陆晨松开手,听着起源空间的任务完成提示,淡淡道:“真丑陋啊……”
  
  …………
  
  神弃之地,星海中,楚子航驾驶着暴政王,一次次和天交手。
  
  明月是祂的眼睛,星河是祂的手臂,黑暗是祂的身躯。
  
  暴政王像是被揉捏的玩具,被那绝对的暴权碾压着。
  
  或许它根本不配这个名字,亦或者在神的面前,王也要地下高傲的头颅。
  
  大地上还维持清醒的人们,看着人间的乱象,聆听着那哀嚎的声音,抬头看那最后的反抗者。
  
  那黑红色的魔鬼简直像是婴儿在向巨人发起挑战,它的每一次上升和冲锋都给人们以希望,每一次被击退,被打的机体变形,都给人们以绝望。
  
  绘梨衣几人已经返回王都的聚集地,她们不放心陆琳的状况,绘梨衣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内心感情细腻的人,即便是任务世界内虚假的姐姐,他也不会想看到惨剧的发生。
  
  在安置地的核心区域,绘梨衣揽着陆琳的手臂,一同仰望星空,看到的却是反复的绝望。
  
  “这旧神根本就是在玩!”
  
  夏弥怒声道,在团队频道内大喊:“木头,回来!祂玩够了你会死的!”
  
  她本身就做过“神”一般的位置,完全明晓阿萨切里斯此时的心态,这狗东西只是想不断的蹂躏世界内人的精神,吞噬情绪的力量,让祂的神躯变得更强。
  
  陆琳站在这座临时宫殿的高台上,看着远方街区内互相伤害的民众,那里面也有她曾经认识的人。
  
  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孩子,她聆听众生的哀嚎,手捧一本曾经最爱的经义,满脸的迷茫。
  
  晨拥女神,原来是假的吗?
  
  那些经义中的美好和善良,也都是假的吗?
  
  我的神啊,如果在星空内,在这高天之上的,真的是您,您为何要那么无情和残忍?
  
  就在刚刚,和自己关系亲近的那名侍女,想要从后面勒死自己,被绘梨衣小姐阻止后,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在治疗过程中,她的灵魂又陷入了沉寂。
  
  大地上尸横遍野,血液浸染铺的厚厚一层,入目皆是疮痍,入耳皆是哀嚎。
  
  就连守夜人们都开始不能自主,将刀锋指向自己曾经最重视的队友,唯有特级以上的守夜人能勉强自制,在那操控自我的意志降临时,强行稳住。
  
  绘梨衣看着这一幕,起初是不忍的闭上眼,后续是拉着夏弥的手,挽紧陆琳的手臂,看这逐渐崩溃的世界和众生,眼神变得冰冷起来,甚至少见的带上了杀意。
  
  她很愤怒,这对于她而言是少有的情绪,可她强烈的想要让那九天之上的古神坠落,匍匐玉众生的脚下,忏悔祂的罪。
  
  “楚兄,优先保障自身安全,大家等我,我马上出来。”
  
  陆晨的声音在团队公频内响起,而他本人在暴力的轰击着永夜星海的壁障,他不是古神,无法以神性意志开门,那么他就暴力的打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