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嫡长女 > 第四章

第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子如今已弱冠,二皇子也已十九,虽各有侧妃却始终未娶正妃。如今年纪越来越大,这事儿便不能再拖,淑妃就算再不高兴,说起儿子的亲事也有了精神。
  
  宫弥也是骤然紧绷,就连手中剥蜜桔的手也顿了顿。
  
  只是太后却是看了她一眼道,“与我们长辈一起你也不痛快,毓秀,带郡主去寻几位公主玩吧。”
  
  当着惠妃与晋王妃的面,宫弥不觉得能听到什么真实的东西,太后让她出去,大抵是真的只觉得这样的话题不适合在后辈面前说。
  
  太子和二皇子要迎的是正妃,三皇子与四皇子却是不必着急,收一两个侧妃即可。只是京中真正权贵世家的贵女到底不多,众人心头有哪些人选,早已心知肚明。
  
  淑妃在太后面前依旧留有几分娇憨之态,她本就是太后的亲侄女,这幅样子倒是更让太后喜欢,太后心知适才淑妃受了点委屈如今便给了她面子,倒是先问她可有合适的人选。
  
  “京中的闺秀们各个都好,我只想给振儿寻个贤德又能主内的,以后外能主持家务,内能相夫教子我也就满足了。只是到底是做娘的,到底想替振儿寻个他自己喜欢的...”
  
  太后听到这话不由好奇,“我倒是不知道振儿原来已有心悦之人?”
  
  淑妃不由一笑道,“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毕竟年纪慢慢大了这正妃之位一直空着,振儿却总是与我推脱,最后是臣妾逼的紧了这才透了话,说是早早瞧上了定国公府的大小姐,只是这孩子脸皮薄一直不好意思...”
  
  惠妃差些冷笑出声,将司振说的如此痴情,她敢说不是看上了定国公府的权势?
  
  太子自打宫家大小姐刚刚及笄就已有了结亲的意愿,只是宫家一直未明说,如今淑妃倒是明晃晃的来与太子抢人。
  
  只怪宫家王家的权势太诱人,陛下也从未明说过此事,倒是让淑妃生了心思。
  
  “正想找机会请太后做主,不想今儿正巧...”蓦地被身后的脚步声吓了一跳,抬眼便瞧见又折回来的宫弥,淑妃一时没反应过来,“...明欣怎的又回来了,可是落下了什么?”
  
  宫弥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僵硬,与太后见了礼上前拾起适才位子的手帕,“儿臣来拿这帕子。”
  
  太后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宫弥与众人见礼离去,纤细的手指紧紧捏紧了手帕,走出去时似乎听到太后雍容的声音,“宫家那孩子相貌品性样样出色,也难怪振儿念念不忘...”
  
  宫弥已经走出很远,却似乎还能听到淑妃与太后的笑意,炎炎夏日生生让人生了冷汗。
  
  宫弥想起家中那个傲气的妹妹,总是阴阳怪气的说起宫弥这天生的“娘娘命”。并非天下所有的女子皆是想挤破头嫁到皇家的,并不是所有人愿意做一颗小棋子被摆上政治的棋盘。宫弥烦躁的踢开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心道去他的娘娘命,她倒是很乐意将宫家大小姐的身份让给宫颜。
  
  比起司振,她还不如嫁给钟秀云。
  
  沿着鹅卵石小路不知何时走到了玄镜湖一旁,湖水清澈,宫弥低头瞧着水中陌生的脸。水中的女子清瘦怡人,一双淡漠的眸子依旧是浅浅的疏离。
  
  宫弥不由心想,她现在是司玉,若是自己真的就这样一直成了司玉,那还担心宫弥做什么?管她嫁给谁又会怎么样?
  
  宫弥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司振想娶宫弥的消息,若是让变成了宫弥的司玉知道,怕是更觉得天雷劈顶,对于司玉来说,司振可是从小一同长大的哥哥。
  
  宫弥想的认真,平日里极为灵敏的听觉倒是因此迷瞪片刻,直到身后触到一双手,宫弥这才骤然反应过来。
  
  宫弥的祖父是武官,宫弥打小跟着祖父学过不少拳脚功夫。虽然因为之前的发呆没有发觉有人渐渐靠近,但平日里的手脚却让她片刻间反应过来,反手迅速擒住身后的手。
  
  身后那人未曾料到宫弥居然反应如此之快,一时间惊住便要抽回手,却发现捉住她的那双手力气极大,根本挣脱不了。
  
  那人本想将宫弥推进湖,宫弥反手擒人,顺便借力站稳,反手一拧身后那人痛叫一声已被宫弥擒在身前。宫弥迅速回头,还未来得及躲藏的明月惊恐万分的瞪着这边,不知是被宫弥反应极快的身手所吓到,还是惊恐自己被宫弥看见。
  
  自己适才就站在湖边,若真的是司玉,那是早就被推进湖中了,况且明月敢对司玉下手,那说明司玉定是不会游水。
  
  宫弥从来不知道,明月对司玉的恨意居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恨不得至司玉于死地。
  
  但今日的不是司玉,是她宫弥,宫弥没有去想司玉与明月之间的冤仇,她如今就是司玉,明月是在对她下手。
  
  宫中就是有这么多的腌臜事情,所以才让她如此厌恶。
  
  手中这丫鬟应该是明月的贴身丫鬟,宫弥再向明月看去时,明月由适才的惊恐逐渐恢复过来,不一会儿又已经是平日里的模样。
  
  她是想推宫弥入水,但是并没有成功,宫弥安然无恙。就算宫弥大怒之下去同父皇告状,此处除了她的丫鬟再无旁人,若是她不认宫弥又有何办法?
  
  父皇是宠着司玉不错,但却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冤枉她。
  
  如此一想,明月对着宫弥绽开一个明艳的笑容,明丽的脸庞上是嚣张的气息。
  
  我就是想让你死,但是又如何呢?
  
  宫弥墨瞳幽暗,手中的劲道越发用力,手下的丫鬟已经开始止不住的发抖。这张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脸庞勾起了唇角,似笑非笑的模样有种难言的别扭与不安,突然间那丫鬟尖叫一声,明月心中只有一句话。
  
  司玉疯了。
  
  宫弥笑着将那丫鬟丢进湖中,水花飞溅惊起了湖中嬉戏的鸳鸯。任凭那丫鬟在水中高呼救命,明月骤然乱了表情,落水呼救声惊动了侍卫,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宫弥一脚踏入了冰凉的水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