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某某 > 第28章 垮台

第28章 垮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附中学生对月考的感情十分复杂,因为考试过程痛不欲生,但只要熬过去,他们就能拥有两天月假。
  
  
  
      自从加了高天扬和宋思锐,盛望的微信首页就多了一堆群,什么明理大乱炖附中高二大群、地表最a(没老师)、高二a班大家庭(老师好),还有各种三四五六人的小团体。
  
  
  
      月假一放,有老师的微信群依然死在消息栏最底下,没老师的群都炸了锅,随时点进去都是消息999+。
  
  
  
      盛望每个都开了免打扰,但架不住有人接连他。
  
  
  
      聊得最凶的是大乱炖群,里面哪个班的鸟都有,什么话题都能接。高天扬做为a班交际花,在里面尤为活跃,宋思锐、齐嘉豪和小辣椒也不遑多让。
  
  
  
      盛望差点以为高天扬在大群里把小混混的事广而告之了,点进去才发现他们在聊月假。
  
  
  
      两个带着9班前缀的同学在抱怨老师布置的作业根本不是两天能做完的,其他班纷纷附和,唯有高天扬跳出来拉仇恨说:“老何他们这次放了我们一条生路,居然没布置作业。”引来万民唾骂。
  
  
  
      然后齐嘉豪就蹦出来说了:羡慕。
  
  
  
      7班-薛茜:你不a班的么你羡慕啥啊?
  
  
  
      a班-齐嘉豪:我休不了两天,只能休一天半
  
  
  
      a班-高天扬:他们几个礼拜二下午要参加英语竞赛
  
  
  
      9班-陈迪:靠,学霸的烦恼
  
  
  
      a班-齐嘉豪:好不容易等来的月假,就这么少了半天
  
  
  
      盛望滑到这里没忍住,有点想笑。他们班课代表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快来吹我”的气质,说话最后一句话,大群直接冷场好一会儿。下一个人冒泡的时候,消息都显示了时间。
  
  
  
      7班-薛茜:m,还有哪几个要比赛啊?
  
  
  
      a班-高天扬:罐装。七彩锦鲤,我们班四个,除了老齐还有盛哥、添哥和班长小鲤鱼。
  
  
  
      a班-齐嘉豪:那天菁姐给我看过参赛名单,还有b班贺舒和9班马诗。
  
  
  
      7班-薛茜:盛望江添都去?
  
  
  
      a班-齐嘉豪:[汗]
  
  
  
      7班-薛茜:突然后悔没好好学英语。
  
  
  
      7班-宫馨月:突然后悔没好好学英语。
  
  
  
      8班-李珏:突然后悔没好好学英语。
  
  
  
      ……
  
  
  
      整个大群刷屏一样排了一百来个。
  
  
  
      高天扬看不下去了,冲出来先复制了同样的话,然后再次艾特盛望和江添,表示“如果好好学英语,说不定也有这么多妹子为我排队”。
  
  
  
      他这一开头,又引起男生们一波刷屏,于是盛望被艾特了大几十遍。
  
  
  
      彼时他正窝在江添房间里刷菁姐的竞赛卷,两人的手机同时在震。
  
  
  
      他大致扫完聊天记录,甩了甩被震麻的手说:“你们附中哪招的这么多复读机。”
  
  
  
      “不知道。”江添朝屏幕扫了一眼,不打算搭理那群人。
  
  
  
      盛望原本也不想冒泡,结果齐嘉豪突然艾特了他、江添和班长李誉问:对了,后天你们怎么走?
  
  
  
      英语竞赛每年考点都不同,去年刚好抽到了附中,今天却不在了,而是安排在二中。那学校距离市区十万八千里,背靠一片芦苇荡,以荒凉闻名。
  
  
  
      这次,班长小鲤鱼终于说话了。
  
  
  
      a班-李誉:我都可以,要一起过去吗?
  
  
  
      说完也艾特了盛望和江添。
  
  
  
      鲤鱼人挺好的,盛望不好意思让她冷场,便不再装死,拱了拱江添问道:“班长在问后天怎么去二中。”
  
  
  
      “我上午去梧桐外有点事,吃完饭直接在那边坐地铁。”江添说。
  
  
  
      盛望原本想叫小陈叔叔送一下他俩,听见江添这话后他忽然改了主意。
  
  
  
      “那个站名叫什么来着?”盛望点开地图。
  
  
  
      江添目光轻轻一动,他从卷子上抬起头,扫过盛望的手机屏问:“问这个干嘛?”
  
  
  
      “找你一起走啊,不行吗。”盛望说。
  
  
  
      他拇指选在键盘上,等着对方报站名。江添微怔了一瞬,说:“就叫梧桐外。”
  
  
  
      盛望很快在地图上定好点,再抬眼发现江添的目光还落在他身上。
  
  
  
      “看什么呢?”盛望冲他打了个响指。
  
  
  
      江添视线重新落回到试卷上,转了两圈笔又抬眼问道:“你坐没坐过地铁?”
  
  
  
      盛望:“……”
  
  
  
      看不起谁呢?
  
  
  
      他抬起脚瞄准了江添说:“给你个机会,再说一遍。”
  
  
  
      江添用笔指了指他的手机:“先回你的消息。”
  
  
  
      “哦对,差点被你气忘了。”盛望捞过手机,艾特李誉说:我走地铁。
  
  
  
      a班-李誉:哦哦好的。
  
  
  
      a班-齐嘉豪:。添哥你呢?要学校集合一波一起去么?
  
  
  
      “人问你呢。”盛望握着手机说。
  
  
  
      江添满脸写着不想说话:“帮我回了吧。”
  
  
  
      “行。”
  
  
  
      于是,齐嘉豪艾特江添后不到五秒,a班-盛望叮地冒泡:他也走地铁。
  
  
  
      回完盛望扔了手机继续刷题,并不知道千人大群在他说话之后沉寂好半天,接着一群女生齐齐刷起了问号。
  
  
  
      月假期间题目并没有少做,唯一的好处是可以睡到自然醒。不过江添并没有起得太晚,毕竟长久以来形成的生物钟不可能一两天就打破,
  
  
  
      他6点不到醒了一次,隐约听见隔壁卫生间里有洗漱的声音,玻璃杯磕在琉璃台上,电动牙刷嗡嗡轻响。
  
  
  
      隔壁那位平时多赖十分钟都是好的,假期会这么早起床?不可能的,肯定是记错日子了。
  
  
  
      江添在困倦中懒懒地猜测。
  
  
  
      他眼也没睁,搭在后脑的手指攥了一下头发又松开,像是伸了个局部的懒腰。接着果然听见一阵兵荒马乱,盛望摁掉水声隐约骂了句“靠”。
  
  
  
      床上侧蜷的男生喉结轻滑了一下,嗓子底发出一声含混的低响,很难判断是在笑还是在嘲。
  
  
  
      很快,隔壁的杯子当啷一声响,承载着主人的郁闷和不满。半死不活的拖鞋声从卫生间延伸回床边。他应该是倒回去睡回笼觉了,之后便再无动静。
  
  
  
      江添其实一直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
  
  
  
      他早上不论几点醒都会在几分钟内睁眼下床,尽管洗漱换衣服的时候满脸霜雪欲来,动作却总是很干脆。
  
  
  
      但今天,他破天荒又睡着了一次。
  
  
  
      当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了,光线穿过窗帘的缝隙直射进来,亮得晃眼。手机屏幕上的数字显示为8:36,比正常起床晚了近三个小时。
  
  
  
      这是他这几年里难得的一场懒觉。
  
  
  
      隔壁一片安静,显然还没从回笼觉里出来。江添简单洗漱了一番,收了卷子拎着书包下楼。
  
  
  
      相较于楼上而言,楼下正处于一种无声的热闹中。
  
  
  
      早饭早就备好了,孙阿姨正在打扫客厅。江鸥不习惯站着看人干活,便不远不近地跟在孙阿姨身后,有时是收拾一下茶几上的遥控器,有时是捡起花瓶旁掉落的枯叶。
  
  
  
      而盛明阳则站在一楼的玻璃门外接电话。
  
  
  
      江添在楼梯上停了步。他把书包往上拉了拉,垂眼默然地看着那个画面。
  
  
  
      有点讽刺,他居然从里面看出了几分平常人家的安逸和温馨,这是他过去十多年里从未见过的场景。
  
  
  
      就好像那三人之外有一道画框,他走进去,画就该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