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某某 > 第31章 变化

第31章 变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添11点半做完当天所有卷子,12点半刷完数理化竞赛大题各三道,然后翻出本周所有拓展卷,二刷了一遍错题。
  
  
  
      由于错题实在很少,这一部分只花了不到10分钟。
  
  
  
      才12点40分,他就已经无事可做了。
  
  
  
      隔壁始终没有新动静。
  
  
  
      盛望既没有趿拉着拖鞋挪来动去,也没有要搭伴学习的意思。上周他还开玩笑说江添的卧室成了他强占的书房,结果月考一结束,“书房”就失去了用处。
  
  
  
      江添站在书包前,手指拨着里面的东西挑挑拣拣。所有能看的东西都看完了,他拨了两个来回,瘫着脸拿出一本厚书,封皮上写着《抒情文写作指导》。
  
  
  
      他盯着封皮看了几秒,不知是思考自己究竟在干嘛,还是在思考这玩意儿究竟有没有看的意义。
  
  
  
      可能有吧。因为他最终还是拎着它坐上了窗台。
  
  
  
      这个小单元在讲排比句的妙用,妙了两分钟,江添就开始走神了。
  
  
  
      这个时间点的白马弄堂没有凌晨2点那种寂静,偶尔有人从巷道里走过,在墙与墙之间投下倏忽而过的影子。远处的大街也会有车往来,部分安静无声,部分会有轮胎轧过路面的轻响,像被风吹起又落下的潮声。
  
  
  
      手机忽然嗡了一声,江添从窗外收回目光。他眉眼唇角的线条有极细微的变化,像是在听到震动的瞬间缓和放松了一些。
  
  
  
      他合上根本看不进去的写作指导,捞来手机一看——
  
  
  
      高天扬的微信。
  
  
  
      江添:“……”
  
  
  
      boom:还醒着吗添哥?
  
  
  
      江添:醒着。
  
  
  
      boom:太好了,老何提前发的竞赛题看了没?
  
  
  
      江添:看了。
  
  
  
      boom:我就知道你不会等到下周。
  
  
  
      boom:我有三个问题。
  
  
  
      江添:说。
  
  
  
      boom:请问
  
  
  
      boom:那三道题
  
  
  
    &nbm:分别怎么做
  
  
  
      江添:……
  
  
  
      高天扬刷了一堆生活不易的表情包,解释说这次的题比以前棘手多了,条件太少,无从下手。
  
  
  
      一部分物理竞赛题就是这样,题面乍一看没有任何信息量,什么条件都没给就敢让人去求结果。
  
  
  
      boom:求个屁,我连式子都列不出来。
  
  
  
      江添闲着也是闲着,他从书包里掏出已经做好的卷子,把题目拍下来。上面被他用黑笔划了十来道小横线。
  
  
  
      他把图片发给高天扬,说:隐藏条件找齐就行了。
  
  
  
      哪个词代表有附加力,哪个词代表可以按照某种状态假设一个量,哪个词表示还另有限制等等,都藏在他划的小横线里。
  
  
  
      何进说过,这个阶段的物理其实考的就是细心,把该考虑的因素考虑齐全,想错都难。她这次发的三道题就都是典型,条件全靠找,活活找吐了一个班的学生。
  
  
  
      boom:有这么多隐藏条件???
  
  
  
      boom:cao,我漏了四个,怪不得怎么算都不对劲
  
  
  
      boom:老何都是从哪儿找来的奇葩题
  
  
  
      boom:话说你今天很反常啊
  
  
  
      江添:什么反常?
  
  
  
      boom:你以前做题不是经常跳过程的么,今天居然老老实实写全了
  
  
  
      boom:这简直是答案解析啊
  
  
  
      boom:[壮汉捂脸]
  
  
  
      boom:难不成是特地写这么齐全的?就等着我等屁民来问?感动。
  
  
  
      江添眼皮抬了一下,隔壁依然无声无息,不知是没做这些题还是早已顺顺利利写完了。
  
  
  
      他敲了几个字提醒高天扬:1点了。
  
  
  
      boom:哦哦哦对,到你正常睡觉的时间了。
  
  
  
      江添顿了一下,把“滚去做题”四个字删掉,换成了“嗯”。
  
  
  
      要不是高天扬提起他都快忘了,除了晚自习后另外有事的情况,他正常1点就该睡了。
  
  
  
      boom:那你睡吧,我搞题去了。
  
  
  
      江添:行
  
  
  
      他嘴上说着行,结果关了微信又把《抒情文写作指导》翻开了。这一晚,他看作文指导看了整整一小时,要让招财知道招财能乐死……
  
  
  
      也可能吓死。
  
  
  
      第二天早上6点,江添洗漱完正在房里收拾书包,手机忽然收到两条信息。因为搁在被子上的缘故,震动声并不明显,只忽地亮了两下,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
  
  
  
      他一把将书包拉链拉到底,长手一伸捞过手机。
  
  
  
      一晚上没动静的人终于有了回音。
  
  
  
      打烊:昨晚不小心睡着了,刚看到
  
  
  
      打烊:怎么了?
  
  
  
      江添站在床边垂眸看着屏幕。
  
  
  
      他已经把键盘点出来了,却没有回复。
  
  
  
      他想问“为什么突然换头像和昵称”,但原因他其实是知道的。他发出去的问号放在昨晚刚刚好,过了一夜便没了意思。
  
  
  
      而聊天框里的第一句话,总让他想起英语竞赛前盛望回齐嘉豪的那句“信号不好刚收到”。
  
  
  
      江添沉默片刻,回道:没事,出来吃早饭。
  
  
  
      他拎起书包走出卧室,靠在楼梯栏杆旁刷起了英文报,等那位叫“打烊”的男生起床。
  
  
  
      盛望虽然改了微信,但看上去却跟平时并无二样。
  
  
  
      上课边听边刷卷子,下课依然会跟周围的人插科打诨。笔没油了会问江添借笔芯,碰到好玩的事会试图骗江添一起笑,偶尔会把手藏在桌肚里发微信吐槽。
  
  
  
      离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还有5分钟,江添给前桌发了一条微信:中午去梧桐外?
  
  
  
      盛望正忙着写化学卷子,他右手还在飞速算题,左手伸进桌肚一把捂住轻震的手机。
  
  
  
      过了片刻,他才摸出手机低下头去。
  
  
  
      这个年纪的男生肩背很宽,但并不厚实,稍微一点小动作都会被t恤布料勾勒出肩胛的轮廓。
  
  
  
      几秒后,江添收到了回音。
  
  
  
      打烊:好啊,我要饿死了。
  
  
  
      哑巴中午去喜乐帮忙,赵老板管饭。江添原本以为梧桐外的那个天井下今天只有三个人,万万没想到多了一倍——
  
  
  
      他们刚拐过巷子,就看见丁老头门口的空地上停着一辆小货车,墙边堆着一个大纸箱和几个泡沫夹片,像是刚拆了一个大件家具。
  
  
  
      江添踏进屋,就见两个穿着深蓝外套的人正搬着一个银白色的冰箱往厅堂里放,还有一个穿着同色制服的人在那儿拉接线板。
  
  
  
      丁老头一看到他,立刻小跑过来,给了他手臂一巴掌:“你买的?!”
  
  
  
      江添摇了一下头,他想说什么,但刚一张口忽然想起什么般看向盛望,老头跟着看过去。
  
  
  
      他生平最怕欠人东西,也不喜欢无端收人好处,脾气犟得像头驴。就连江添想给他一点什么,都得靠“不能白吃饭”这个借口,对别人更是一概不收。
  
  
  
      老头把江添当半个亲孙,急起来可以上手,但对盛望不行,这小孩毕竟是客人,而且看着也不禁打。
  
  
  
      他虎着脸问盛望:“你买的?”
  
  
  
      盛望学江添,摇头说:“不是。”
  
  
  
      丁老头鹰眼瞪得凶巴巴的说:“其他人哪敢给我买这个,你再说!”
  
  
  
      老头年轻时候当过兵,气势从没输过谁。像高天扬这种被他揍过的,只要一看他瞪眼就慌得不行。偏偏眼前这个白白净净最不经打的,看着一点儿也不怕他。
  
  
  
      盛望“噢”了一声,说:“那……就当我买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