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某某 > 第46章 病假

第46章 病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天扬的绝赞建议没得到采纳,摇着头咕咕哝哝地还轮椅去了。江添背着盛望上了坡道。
  
  
  
      这里是学校最安静的角落之一,坡道两边是葱郁茂盛的树,花藤从常绿灌木带里伸展出来,长长短短挂了一路。
  
  
  
      盛望还有点不自在,江添不用回头都知道他的表情一定很好笑。
  
  
  
      “为什么不让背?”他问。
  
  
  
      盛望稍微动了一下,说:“丢人。”
  
  
  
      江添不是很能理解这种逻辑,当着全校的面摔跟头都不觉得丢人,瘸了腿背一下怎么就丢人了?不过这话不能说,说了背上这位孔雀能当场从坡边跳崖自尽。
  
  
  
      他其实很清楚自己说话有点噎人,但他懒得改。有时候是故意逗谁玩,更多时候是无所谓。
  
  
  
      背上的人又动了一下,补充解释道:“反正就是出于男人的好胜心。”
  
  
  
      “你哪来那么多男人的好胜心。”江添不咸不淡地堵了一句。
  
  
  
      “这不是很正常么,你没有?”
  
  
  
      “没有。”
  
  
  
      江添答得斩钉截铁。管它有没有,反正不可能顺着他说。
  
  
  
      果不其然,盛望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然后收紧了手肘道:“你现在脖子在我手里,你稍微有点数行么?”
  
  
  
      江添被他卡得仰了一下头,冷静地阐述道:“你人都在我手里。”
  
  
  
      也许是说话的时候喉结滑动,抵得对方的手腕不太舒服。他感觉盛望安静几秒,把手松开了一些。不仅如此,整个上身都抬了一点起来,好像在尽量减少接触。
  
  
  
      江添眉心很轻地蹙了一下,短促到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累么?”盛望问道。
  
  
  
      “你少动两下就不累。”江添说。
  
  
  
      “噢。”盛望讪讪地应了一声。
  
  
  
      有风从弯道处拂来,路边伸出来的花枝轻晃着。江添偏头让开,忽然鬼使神差地开口问道:“你累么?”
  
  
  
      “我?”盛望没反应过来,茫然地问:“我为什么累?”
  
  
  
      江添微微侧头,余光朝他瞥了一眼:“这么僵着脖子,累么?”
  
  
  
      盛望倏然没了声,江添又把头转回去,目光平直地落在前面。他脚步不慌不忙,踩着树枝花藤斑驳的光影。
  
  
  
      又过了片刻,背上的男生慢慢放松下来,像一只挂着的树懒,下巴抵在他肩窝。
  
  
  
      江添眸光朝右侧轻轻一扫,又收了回来。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穿行在梧桐外的巷子里,“团长”毫无预兆地从天而降,滚在他脚前,尖尖细细的尾巴毛茸茸的,从他脚踝轻扫过去。
  
  
  
      这一瞬间的感觉很难描述。
  
  
  
      他只觉得时间慢慢悠悠,眼前的路又长又安逸。
  
  
  
      医务室已经有人了,戴着眼镜斯文高帅的男老师正低头跟人发微信,听见门响抬头看了过来。
  
  
  
      男老师叫庄衡,附中前年从别处挖来的,进校后没换过年级,每年只带高三a班化学。在附中中年为主的教师队伍里,他帅得过分突出,被许多学生称为男神。不少女生为了他拼命往a班考。
  
  
  
      盛望从高天扬和宋思锐那边听过几句八卦,说他好像在追杨菁,然而他比较内敛,菁姐的恋爱细胞可能死绝了,追了一年并没有多大进展。
  
  
  
      “怎么了这是?”庄衡收起手机,大步过来搭了把手。盛望从江添背上跳下来,单脚蹦着坐到了椅子上。
  
  
  
      盛望干笑两声说:“我跨栏,结果被栏给跨了。”
  
  
  
      “你可真是……”庄衡摇了摇头。
  
  
  
      “老师,医务室陆老师呢?”江添问道。
  
  
  
      “他去后面帮我拿药了。”庄衡说,“马上就来。”
  
  
  
      说话间,医务室胖墩墩的女老师从走廊那边过来,把两盒消炎药和一板喉糖递给庄衡,然后转头问盛望:“生病啦?”
  
  
  
      “不是,脚崴了。”盛望拍了拍左腿。
  
  
  
      “我看看。”她蹲下来,在盛望脚踝处轻轻摁了几下。她的手法其实跟江添差不多,盛望却不觉得痒,也没有缩躲。
  
  
  
      “已经肿了。”她又示范了一个动作,问道:“这样动会痛么?”
  
  
  
      盛望跟着上下动了一下:“还行。”
  
  
  
      “转呢?”
  
  
  
      “嘶——”盛望抽了口气,说:“不太能转。”
  
  
  
      “还行,应该没伤到骨头。”陆老师说。
  
  
  
      但她还是让盛望去走廊另一头拍了个片子,这才确定地说:“骨头没事,养一养就好。给你开了点药,这两盒是消炎的,一天两次。这盒活血化瘀的,一天三次。还有一支药膏,早晚涂一下。”
  
  
  
      盛望认认真真在那看药物说明,末了问道:“一支药膏够吗?老师你要不再给我开一支。”
  
  
  
      陆老师头一回碰到这么宝贝自己的学生,哭笑不得地说:“就涂脚踝还有周围一圈,又不是润肤露抹全身,哪用得了那么快。”
  
  
  
      但看在这男生讨人喜欢的份上,她还是又塞了两支过来,然后抽了一张表格填单子。
  
  
  
      “老师那我们先走了?”盛望站起来。
  
  
  
      庄衡一直等在那里,准备帮着江添给他搭把手。却听见陆老师说:“跑什么,我给你签单子呢。”
  
  
  
      “什么单子?”盛望瘸了一条腿却并不安分,靠江添撑着又往回蹦。
  
  
  
      “你能不能老实一点?”江添说,“我帮你看。”
  
  
  
      “那不行,我得保留知情权。”盛望蹦到桌边,就见陆老师在开一张病假条。
  
  
  
      他盯着假条上的神秘字体看了好几秒,老老实实求助江添:“完了,我不识字。”
  
  
  
      江添动了一下嘴唇,片刻后念道:“建议学生回家休息15天。”
  
  
  
      “回家休息?”盛望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我不,宿舍呆着挺好的。”
  
  
  
      “你不什么你不?”陆老师瞪着眼睛说:“我问你,你宿舍几楼?”
  
  
  
      “……”盛望张了张口,讪讪道:“6楼。”
  
  
  
      “哦,我当你住1楼呢底气那么足。你不回家,6楼打算怎么上啊你告诉我?”
  
  
  
      他其实想说我蹦上去就行,但江添肯定不会让他蹦。而他也不想让江添背着这么重的大活人爬那么长的楼梯。
  
  
  
      “还有啊,你上厕所、洗澡、穿衣服脱衣服怎么搞?舍友伺候啊?”陆老师毫不客气地说:“学校还是淋浴,虽说地砖是防滑的,但是万一呢?你这金鸡独立的摔了怎么办?摔地上撞门上都算了,摔坑里呢?”
  
  
  
      盛望连忙让她打住,摸着鼻子道:“我就说了两句。”
  
  
  
      “你跟我要药膏的时候不是挺宝贝自己的么?现在又不啦?”陆老师没好气地说。
  
  
  
      庄衡劝道:“确实住家里方便,我听杨……你们英语老师说你家住市内?”
  
  
  
      “嗯。”
  
  
  
      盛望点了点头,又看向江添。
  
  
  
      对方一直没说话。目光相触的一瞬间,盛望忽然冒出一个没头没尾的直觉,他觉得江添似乎也不想让他回家。
  
  
  
      不过最终江添还是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你干嘛?”盛望问。
  
  
  
      江添说:“让小陈叔来接你。”
  
  
  
      庄衡在两人之间扫了个来回:“你俩还真是一家的?”
  
  
  
      盛望应了一声:“嗯。”
  
  
  
      “怪不得这么亲。”庄衡说完,看见盛望蔫哒哒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别的学生要是能放15天假,瘸着都能蹦起来,你怎么八百个不愿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