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 > 第51章 番外二:监狱2

第51章 番外二:监狱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人来看他?
  是谁呢?爷爷?郑叔?舒爸?还是……她来了?
  一想到有可能是她来了,夏木的心微微一紧,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想见她,又不敢见她。
  他想见她想的发疯,可自己这个样子,若是被她见了,指不定她会留多少眼泪,他不想,总是看她哭,每次她一哭,他就觉得,那一滴滴泪水,像是硫酸一样,拼命的腐蚀着他的心,让他痛的想将身边的一切都打烂,让他痛的疯狂。
  可,他若是不见她,她一定会胡乱猜想,自己是不是在怪她,猜想自己是不是过的不好,猜想,自己会不会被欺负……
  那样的话,她会更难过吧?
  还是……见吧,即使她会哭,那……那,至少,至少自己也看见她了啊。
  夏木紧紧的握了下拳,跟着队伍往会见室走去,小铁门敞开着,夏木跨过门槛,明亮的玻璃
  对面坐着一排早已等候的家属,夏木在人群一眼就找到了她,她抬眼望着小铁门的方向,一看见他出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迎着他露出一个笑容,轻轻浅浅的,一如记忆里的一般温柔美丽。
  夏木紧紧的看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脚步慢了下来,迎着她的目光一步一步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
  他望着她,轻声的叫:“雅望。”
  夏木的声音很轻,轻地像是怕稍微大声一点,她就不见了一般,他望着玻璃对面的那人,叫出他压在胸口,压了很深很深的名字。
  舒雅望一直看着他,双眼微微泛红,咬着嘴唇,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夏木没再说话,又变的和平日一样安静,其实他有好多话想对她说,很多事想关心。
  可……
  天生寡言的他,却不知如何问起。
  还好,她早就习惯他的沉默,像往常一样,又是她先开口说话。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舒雅望才能忍受他的沉闷,他总是沉默着,沉默着,而她却能在他的沉默读懂他的话语,他的答案。
  就像现在,她告诉他很多外面的事,告诉他爷爷身体很好,告诉他,她现在心情很好,换了工作,换了生活的城市,她的心情很好,每天都努力工作,单位的老总也很器重她,同事也很喜欢她。她还告诉他,她现在的室友是他以前的高中班主任。
  她轻浅的笑着,一点一点的说着她自己的事,她知道,这些都是他最想知道的。
  而他,只是安静的听着,紧紧的看着她看,看她的笑容,看她说话时的表情,看她的每个动作。
  她笑着说着身边的事,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可即使这样,夏木还是听出了不对的地方,他打断她,出声问:“唐小天呢?”
  唐小天呢?那个她一直爱着的男子,那个她要托付终身的男子,为什么,她的言语里,一句也没有提到?
  她的笑容慢慢僵住,眼里闪过一丝沉痛,撇开眼,不再看他。
  而他却沉默的等待着她的答案。
  良久之后,他听见她说:“我们分手了。”
  他愣了一下,不相信的问:“为什么?”
  舒雅望使劲的咬了咬嘴唇,然后说:“因为……因为我……”
  她看了他一眼,不想继续说下去,可他却紧紧的盯着她,固执的想知道。
  她叹了一口气,苦笑一下:“因为我……我很想你。”
  他疑惑的看她。
  她低着头,喃喃地,声音小得像只是在对自己说:“我很想你,每天吃饭的时候就会想,你今天吃了什么?每天和人说话的时候就会想,你有多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每天起床的时候都会想,在监狱里每天都要干什么?要工作么?要上课么?夏木,我想你……真的很想你。”
  舒雅望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慌忙低下头来擦拭,长长的头发盖住脸庞,夏木的心又开始沉沉的痛,他多想紧紧的抱着她,为她擦干泪水。
  舒雅望像是想到了什么“夏木,我送你的鱼呢?”
  夏木抬手,将用红绳挂在胸口的鱼拉出来给她看。
  她看着银色的小鱼,轻轻的笑了,她抬起头望着他说:“你好好收着,我等你出来。”
  等他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他忍不住出声问。
  舒雅望面颊微微红了,忍不住娇嗔道:“这都不懂……”
  到最后,她也没说,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光见面时说的那些话,已经给他留下了很多猜想,他知道,她在等他出来,他知道,她和唐小天分手了……
  他们终于分手了么?他一直以为,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分手,一辈子都会那样相亲相爱的在一起。而,他只能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原本,他真的死心了,在他的眼里,世界上没有恋人能像唐小天和舒雅望那样相爱,每次唐小天在的时候,她总是很快乐,调皮的样子让人想捏捏她的鼻子,偶尔的娇羞让人移不开目光,那些表情专属于那个搂着她,一味宠爱着她的男人。
  曾经,光看着他们在一起,都觉得,他们好幸福,幸福的让他连一丝一毫的可能都没有。
  可现在,他有希望了。
  在见到唐小天之前,夏木是这么认为的。
  可,现在,也许她可能会属于她,也许,从那天开始,她等待的人已经变成他了。
  会这样吗?
  她是这个意思吧?
  因为舒雅望的这次探视,夏木发呆的时候比以前少多了,每天也会跟着犯人们一起去上课,去参加劳动改造。
  连209的狱友们都明显感到夏木的好心情,他和一开始来的时候不一样了,虽然还是一只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可感觉他这个魂回来了,有的时候他们在八卦的时候,猛然转头看他,会发现他也在默默的听着。
  也因为他的关注,犯人们也开始接近他了。
  老朱就笑嘻嘻的问他,那天来看他的是不是他女朋友啊?
  老朱的问题一问出来,犯人们都嘿嘿的笑,凑着热闹说,肯定是啊,不是这小子能和活过来一样么?
  夏木扭过头,没说话,可嘴唇却轻轻的抿起来。
  女朋友?
  从来没有人说过她是他的女朋友。
  心头的这种感觉,真奇怪呀,甜甜的,痒痒的,说不清,道不明。
  这样的感觉,一直维持到,第二次的探视。
  他以为,又是她来了,可当他跨出小铁门的那一刻,却看见了那个男人,那男人穿着整齐的军装,深邃而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看着他。
  他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的打量,莫名的有一种心虚。
  他缓步走过去,沉默的垂着头。
  玻璃对面的男人也沉默了半响,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道:“夏木,你……”
  可,也只是说了这三个字,他便再也说不下去,咬着嘴唇,撇开头去。
  夏木抬眼望他,只一眼便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一定是想说,夏木,你过的好不好?
  他一定是想说,夏木,有没有人欺负你?
  他一定是想说:夏木,对不起。
  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正直,善良,总是想承担一切的男人,他了解他,正因为了解,所以讨厌。
  就是这样的唐小天,他胜不了,争不过,恨不得。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羡慕他,从小,他最羡慕的人就是唐小天,羡慕他有严明的父亲,温柔的母亲,知心的朋友,爱他的女孩,即使是现在,他也好羡慕他穿的那身军装。
  他真的羡慕……
  可是,他夏木的自尊不允许他如此羡慕一个人,不允许。
  夏木沉默的扭头,深吸一口气,然后面对他,他了解唐小天,他知道,唐小天不想见自己,和自己不想见他是一样多的,所以他来看他,必然是有什么事了。而让唐小天心急,又和自己有关的事,那只有一个了。
  “夏木,你知道雅望在哪么?”
  果然,是为了她。夏木低着头,没说话。
  “你入狱的第二天,她就不见了,给家里留了一封信,就这么不见了,舒爸舒妈急的都快病了。朋友也问遍了,都不知道她去了哪,所以我在想,她有没有可能来找过你?”唐小天满眼希望的看着夏木:“夏木,你知道雅望去哪了么?”
  “我找她好久好久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唐小天的声音几乎快崩溃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她在哪?”
  夏木低着头,没说话。
  他……不想,不想告诉他。
  他害怕,一旦他找到雅望,那,那自己那小小的奢望,一定会破灭的。
  雅望那么喜欢唐小天,那么的喜欢……
  那么的喜欢……
  夏木紧紧闭上眼睛,用力的咬着嘴唇。
  唐小天看着这样的夏木,忽然了然了,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不知道就算了。”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他听见他在他身后轻声说:“我只知道她在w市。”
  唐小天背对着夏木,没有动,只是轻声说:“谢谢你,夏木。”
  说完,他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夏木默默的垂下眼睛,是啊,她如此喜欢他,所以,所以。这是她的幸福,他从来没有想过为了他的爱情,而牺牲她的幸福……
  那不被需要的爱情,只能成为她的包袱,她的绳索,紧紧的压着她捆住她,让她无法快乐。
  所以,告诉他吧,去找她吧,放弃她吧。
  接下来的日子,夏木陷入一片混沌的状态:工作的时候不小心丢了锤子,将自己的手砸出一个老大的血泡;上课的时候,总是走神看着窗外;吃饭的时候,他的饭菜经常是一点都没有动过。
  他的眼睛经常没有焦点地看着某一个地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气场,能够不自然地将自己的小世界扩大。当夏木不说话的时候,209牢房里越发寂静如一潭死水,所有人都觉得好像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喘口气都困难。大家都不明白夏木怎么突然就像是回到了刚开始进来时的样子,谁也摸不透他的心里究竟藏着什么,连跟他说话都不会得到任何回应。久而久之,大家看他的眼光越来越带着几分畏惧,甚至害怕多跟他讲上一句话,怕他那天爆发的时候,正好是自己撞上。
  老朱曾经问老许:“你说夏木最近为什么又变成那样了?”
  老许点头,似有所思:“他失恋了?”
  然后两个人一起摇头,失恋?不可能!上次来看他的明明是个男的,要来说分手也该是个女的。
  最后老朱脑子转得快,他瞪大眼睛看着老许,不确定道:“可能是那个女孩的新任男朋友,替她来向夏木说分手的,女孩子嘛,脸皮薄。”
  所有人都知道不对劲,但是谁也无法真正给出一个能让自己信服的答案。
  这个男孩整日沉默,学习,工作,吃饭,睡觉,每一件事情都按照往日的程序走着,但是好像,有什么是脱离出去的。这个男孩,他的魂儿好像丢了。
  夏木偶尔会抬头看一看牢房的铁窗,每天定时定点,都会有人那里经过。他会从开始有人走动就莫名地焦躁,一直到不再有脚步声响起了,他依然久久无法按捺这份焦躁。
  她没来,她还是没来。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唐小天已经找到她了,他们已经在一起了!放弃吧!放弃吧!她从一开始,爱的就不是你!”
  每当这些声音在自己心里一遍一遍回响的时候,好像有一根一根的钉子,扎进了他的心里,疼得鲜血淋漓,还有呼啸的风从其间穿过,留下空空荡荡的回响。他的心,疼了,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