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启预报 > 第九百二十五章 魔术师的把戏 感谢小书虫991的盟主

第九百二十五章 魔术师的把戏 感谢小书虫991的盟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求月票呀!
  
  .
  
  .
  
  一线凄白缓缓滑落。
  
  恰如一道优美的线段在空中缓慢延伸,如舞步一般落向了他们的所在。
  
  在那一瞬间,令人崩溃的噪音和无数杂乱的震动都彻底消失不见。
  
  好像按下了屏蔽键,世界一片静寂。
  
  槐诗被无形的力量按在甲板上,动弹不得,努力的抬起眼瞳,却只能看到一片氤氲的白光。
  
  可罗素却恍然不觉。
  
  依旧低着头,轻描淡写的,抛出了手中的纸牌。
  
  那一张纸牌从食指和中指之间飞出,自凝固的空气中回旋,翻转,轻灵如飞鸟,宛如展开了无形的双翼,便令世界都因此而倾覆。
  
  槐诗骤然一阵恍惚,只感觉天旋地转。
  
  就好像,纸牌还悬浮在半空中,从未曾移动过分毫,旋转飞舞落下的并不是这一张油墨印刷出的白纸,而是整个世界!
  
  天地翻转,四方错乱。
  
  一直到那张纸牌无声落进牌堆中,动荡的天地才重归静谧。
  
  “黑桃k。”
  
  罗素说,“我赢了,槐诗。”
  
  “都什么时候了,还扯这个!”
  
  槐诗难以理解这个老家伙在说什么,况且,他刚刚看的清清楚楚,罗素丢出来的明明是一张红方a才对!
  
  可现在,当尘埃落定之后,槐诗眼前的纸牌,竟然也随着一齐产生了变化。
  
  就好像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幻觉?
  
  罗素微笑,展开双手。
  
  恰如表演结束的魔术师一样,展示骗局。
  
  然后,槐诗才看到,那一线从天而降的霜华终于姗姗来迟,从天空中落下,像是幻影那样穿透了他们的身体、他们脚下的甲板,还在笔直的向下。
  
  一直到接触海水的瞬间,才有刺耳的轰鸣凭空迸发,紧接着,恐怖的白澜向着四面八方席卷扩散。
  
  寒风凄啸着将一切都笼罩在内,而冰山生长的高亢巨响不绝于耳!
  
  动荡的海面在瞬间封冻,而低温依旧在向下扩散,一直延伸到了海底,同时,向上扩散,冻结空气中的水分,形成了死亡的白雾龙卷。
  
  几秒钟之前,有一位创造主在这里种下了一颗冻结的种子,几秒钟之后,便有参天巨树拔地而起,以海平面为隔,化为了半截气态,半截固态的苍白大柱!
  
  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同时,也却又好像没有发生。
  
  因为两个现实同时重叠在了一起。
  
  就像是两张图像调低了透明度之后,叠合在一块,便呈现出了截然相反又浑然一体的诡异画面。
  
  槐诗陷入错乱。
  
  无法理解。
  
  这是他第一次见证罗素出手,可是却完全弄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
  
  旋转的究竟是纸牌还是世界?真实和幻觉的边界又在哪里?虚幻的究竟是他们,还是那一缕白雾?
  
  那张纸牌,究竟是黑桃k,还是红桃a?
  
  “魔术时间已经结束了,槐诗。”
  
  罗素缓缓的抬手,将那一张落地的纸牌翻转,重新盖在了牌堆上,令真相隐藏进了黑暗里。
  
  他意味深长的微笑着:“当好一个合格的观众就足够了,就不必穷究原理了吧?”
  
  于是,一切幻觉迅速模糊,冰封的世界消失不见,潮声响起。
  
  风平浪静。
  
  什么都没有发生。
  
  门却终于开了。
  
  罗素从甲板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活动筋骨,舒展着有些僵硬的身体,愉快的仰头发问:
  
  “好久不见,夏尔玛,你还好吗?”
  
  无人回应,可罗素却毫不焦躁。
  
  只是安静的等待。
  
  好像有足够的耐心可以等到天荒地老。
  
  “……”
  
  在漫长的沉默之后,石球中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有个讨嫌的老鬼没有任何预约就跑到我家门口,放了二十四小时的噪音,打扰我的研究,消耗我的耐心,挥霍我对他的最后那么一点好感……
  
  然后呢,现在,他竟然还有脸问过的我好不好?
  
  真奇怪啊,罗素,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混账东西?
  
  你真的有在乎过别人过得好不好么?
  
  如果你真的脑子没有哪里出了毛病的话,那可以我告诉你——我,不,好!”
  
  夏尔玛冷声问:“现在,你可以滚了么?”
  
  “我好了!”
  
  罗素舒畅的展开双臂,“如果我记的没错的话,这么多年了,包括你离开理想国之前,这都算是你对我说的最长的一段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赞叹道:“实在是让人受宠若惊!”
  
  旁边的槐诗嫌弃的挪远了一些。
  
  这个家伙对自己讨嫌的程度真的没有任何自我认知么?
  
  然后,罗素就当真没有一点见外,就好像逢年过节刷新在家门外的讨厌亲戚一样,露出热情的笑容:
  
  “来都来了,吃顿饭再走,怎么样?”
  
  “……”
  
  夏尔玛没有说话。
  
  被气的。
  
  惨啊。
  
  槐诗忍不住捂脸,就好像看到一个自闭宅男在销售员的巧舌如簧之下渐渐涨红了面孔一样。
  
  大哥你连脏话都不会骂么?
  
  大哥你说句话啊,只要你讲句话,我都能来替你骂,从‘两军阵前必有高论’开始,一直骂到你给我五星好评点赞为止都不带喘气的。
  
  “放心,就一会儿。”
  
  罗素诚挚的保证:“吃完我就走,绝不打扰,怎么样?我发誓!”
  
  就好像每一个送女孩儿到她家楼下之后心怀不轨徘徊不去的狗男人一样,罗素的表情万分神圣和庄严,看不出任何一丝的诡异和下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