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妻撩人 > 第179章 晋江独家首发

第179章 晋江独家首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月底四月初,正是弥山上的樱花开的最好的时候。
  
  苏哲紧张的站在山路上,袖中的手紧紧攒起。
  
  这个时节各家的女眷总会上山赏樱,今日安亲王的外孙女和常州正七品推官蒋谭的女儿蒋滢滢就会来到这里。
  
  他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他已经经历过一次。
  
  那一次他错过了,今生绝不会让这种事重演。
  
  苏哲在山上等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了两架几乎一模一样的马车,和一个熟悉的人影,定国公世子齐沛。
  
  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来。
  
  那次他提前打听到蒋滢滢偷跑出来赏樱,所以先一步等在了山上,希望能远远地看她一眼,或是找个机会跟她说上几句话。
  
  当时他就站在这里,等着那架挂着青色帷帐的黑漆平头马车驶过来。
  
  结果赶得不巧,安亲王的外孙女魏澜也偷跑了出来,为了避人耳目同样在大街上随便赁了一架车,与蒋滢滢所乘的那架别无二致。
  
  苏哲分不出来谁是谁的,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就在此时,两架车都抵达了山门口,车上的人撩开帘子准备下来。
  
  可是后面那驾车却不知为何忽然惊了马,马儿嘶鸣着往前冲去,与前面的车撞在一起,已经站起来准备下车的人就纷纷滚了下来。
  
  苏哲当时下意识的冲到了离自己比较近的靠前的那架马车旁,结果跌落下来的却是魏澜。
  
  已经伸出去的手本能的收了回来,魏澜惊呼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他回过神立刻向后面看去,就见齐沛已经将蒋滢滢稳稳接在了怀里。
  
  事后,魏澜左臂骨折,在家中休养了许久。
  
  而蒋滢滢被齐沛抱住的画面不仅被他和当时在场的几人看到,还被远处几个游人看到了。
  
  虽然事出有因,但蒋滢滢的声誉到底受损,定国公府向来不落人话柄,即便并不愿意娶这样一个门第低微的女子进门,但到底还是让齐沛娶了她。
  
  苏哲想到此处,拢在袖中的手握得更紧。
  
  蒋滢滢与齐沛成亲后,引得许多人嫉恨,尤其是那些一心想与定国公府攀亲的人。
  
  渐渐地开始有人说那日弥山上的事是她故意安排的,为的就是死皮赖脸的嫁给齐沛。
  
  这种流言蜚语传了许久,直到蒋滢滢怀了身孕,诞下定国公府的嫡长孙,才渐渐有所好转。
  
  苏哲见他成了亲,连孩子都有了,即便心中再如何不舍,也只能把这份心思强压了下去,埋在心底,按照父母的意愿娶了一个门第相当的女子为妻,度过余生。
  
  在他四十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私下遇到了蒋滢滢。
  
  只是当时的蒋滢滢坐在亭子里跟身边的下人说着话,并没有看见他。
  
  他站在亭子外一处偏僻不惹眼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她,原本只想看几眼就走,却听到她失落的声音隔着纱帘隐隐约约的传来。
  
  “我知道他对我好,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心并不在我这儿。”
  
  “夫人您这话说的,国公爷这些年只娶了您一个,连妾室都没纳过一房,府里的两位少爷两位小姐都是您所出,他的心不在您这儿还能在哪儿?”
  
  蒋滢滢摇头:“我不知道,但肯定不在我这里。”
  
  “夫人您多虑了。”
  
  下人轻叹一声,将她腿上的毯子往上拢了拢:“您就是想得太多,这病才一直不见好,大夫可是一再叮嘱让您不要多思多虑的。”
  
  蒋滢滢轻笑一声,声音里带着莫名的悲戚。
  
  “你们不懂,你们都不懂。他对我好,但他看我的眼神里,从来没有爱,从来没有……他只是尽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他只是把我当成一分责任……”
  
  她说着似乎喃喃睡去了,下人唉声叹气的将毯子给她搭在身上,又将亭子里的暖炉挪了过来,这才默默地站到了一旁,静候她醒来。
  
  苏哲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走的,只记得回到府邸时,脑子里仍回旋着她语气中那浓的化不开的绝望,让人心碎。
  
  心碎过后便是恼怒,对齐沛的憎恨和责怪。
  
  为什么娶了滢滢又不好好对她?为什么要让她这样伤心难过?倘若当初和滢滢成亲的是自己,他一定不会让滢滢这样伤心!
  
  这想法像是一颗种子,在脑海里生根发芽,蒋滢滢病逝的时候他这样想,他自己临死的时候还在这样想。
  
  所以当他一睁眼,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十六岁,告诉自己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定不要再错过滢滢!
  
  如今,他的滢滢就要来了,他再也不会错过!再也不会!
  
  马儿果然如前世一般受惊,他飞快的越过前面那驾车,直奔后面的马车而去。
  
  途经此处的齐沛原本已经准备要接住掉落下来的人,却冷不丁被人挤到了一旁。
  
  电光火石间,他看到一抹人影从前面的马车中跌了出来,心中陡然一惊,当即飞扑过去。
  
  可他离这驾车稍远,扑过去时已经来不及将人接住,只能把自己垫在那人身下,免得磕到了她。
  
  那人跌落时好巧不巧的趴在了他身上,温软的唇擦过了他的嘴角,虽然转瞬即逝,但齐沛还是感觉到了,一张俊脸顿如火烧。
  
  魏澜回过神赶忙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对他说了声多谢,转身便要上车回返。
  
  出了这样的事,她是不能再进去赏樱了,不然被爹娘知道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齐沛心下一慌,也不知是哪根儿筋不对,赶忙上前一步,低声道:“我会负责的。”
  
  魏澜一怔,脸色微红,瞥了他一眼:“不用!”
  
  啊?
  
  齐沛愣在原地,等她上了马车才反应过来,急的恨不能追上去。
  
  不用?
  
  为什么不用?
  
  他是真的想负责啊!
  
  数月后,苏哲如愿娶了蒋滢滢为妻,齐沛则还在跟魏澜周旋。
  
  魏澜并非对他全不动心,但因为自己身子不好,是不易受孕的体质,故而始终不曾答应。
  
  后来见他一再坚持,说什么也不肯放弃,索性就把这件事如实相告,一来是想让他知难而退,二来也是断了自己的念想。
  
  谁知齐沛听了之后,却告诉她说他也不能生孩子,因为那日她从马车上掉下来的时候,把他下面砸狠了,他不行了。
  
  魏澜听了又羞又怒,说他撒谎,他却说没有男人会拿这种事撒谎,不然传出去岂不是永远都抬不起头。
  
  还说他之所以一直说要娶她,就是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娶了谁就是害了谁,他不忍心害别人,就只能来缠着她,反正他现在变成这样也是她害的,因果报应。
  
  魏澜听了不知有多伤心,仔细回想竟觉得他说的或许是真的。
  
  她那日从车中跌下来,确实摔的挺狠,还记得自己砸到他身上时左手确实隐隐约约碰到过一团异物。
  
  当时也没多想,现在想想越来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这么说他真的只是为了这个才要娶她,而不是真心爱慕她?
  
  魏澜红了眼眶,抹着泪走了。
  
  齐沛虽然心疼的厉害,但又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将错就错,想着等到成了亲再好好哄她。
  
  后来魏澜果然松了口,但对他的态度却大不如前。
  
  齐沛的爹娘身居高位,与宫中太医均有往来,在他提出想要娶魏澜为妻的时候便仔细打探过魏澜的消息,结果竟打探到她身患恶疾,不易受孕,说什么也不肯同意这门亲事。
  
  要知道他们只有齐沛这一个独生子,就等着他为齐家开枝散叶呢,怎么可能同意她娶个生不了孩子的女人回来,就算这女人再怎么身份显赫,那也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