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总裁你穿错马甲了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奇怪的拜堂仪式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奇怪的拜堂仪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丁亮迷失在大山里,周围的环境让人迷蒙不安。不高的山上没有一点生气,红红的沙子覆盖在山上,偶尔有几棵小树,树干光光的,密密麻麻的稻田,错落有致,却也是一片荒芜。河里有枯败的荷叶,有点点流水经过。
  
  杳无人烟!
  
  北风呼呼地括。
  
  风顺着后背进入人的身体,感觉格外的凄凉。这天气比广州这边冷多了,仿佛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丁亮穿了一件西装,本来以为这样已经是穿得够多的了,一定能够抵御严寒,而且,自己年轻,也应该不怕冷。
  
  结果呢?两脚筛糠似的,冷得直打哆嗦。
  
  封兰花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无人接听。
  
  这交错无节奏的路呀,不知道哪一条才是通往她家里的路。
  
  本来是想给封兰花一个惊喜的。
  
  不会到最后自己被冻死要这荒郊野外吧。
  
  他跳到一座小桥上,想要认清楚到底走哪一条小路。
  
  “咚咚咚。”电话响起。
  
  是陆庭非打过来的。
  
  丁亮犹豫着要不要接。
  
  手机只有一格电了。
  
  如果再接一个很长的电话,手机的电量一下子就会耗光。
  
  易可欣刚刚已经让人事去了办公室,查到了封兰花的地址,租了一辆车来去走了几回,都没有找到丁亮,这让两个人心急如焚。
  
  而丁亮看着那微弱的电量,心里悲喜参半。悲的是手机可能马上就要关机了。
  
  喜的是,手机还有一点点电。
  
  他不敢接电话,就是怕那种情况发生,怕自己接了电话,说不到一句话,手机就会自动关机,那样的话,就算易可欣怎么样会定位,也是查不到他的踪迹的。
  
  这最后一点点电,他想保存着。
  
  所以,不敢接陆庭非的电话。
  
  “为什么不接电话?明明手机是通着的呀。”陆庭非本来是一个十分冷静的人。但是,这种时候,他却冷静不下来,在这样的一个农村,还是冬天的农村,冷得要死,四处都没有人。如果丁亮不自己跑出来说他自己在哪个位置,估计陆庭非是找不到他的。
  
  他把目光求救一样望向易可欣。
  
  易可欣坐在自己的坐位上发呆。
  
  这个车是他们租出来的。
  
  开来开去,已经开了几圈了。每到一个地方,易可欣都会向两边的窗外望过去,看看路上有没有丁亮的影子。
  
  陆庭非的车开得也不快。
  
  这两边都很空旷。
  
  如果丁亮沿着马路走的话,她一定能够看见的。
  
  忽然,易可欣的眼前一亮,“如果,如果丁亮不是走马路,也没有租车,而是自己步行去呢。我想他可能会选择一种步行,因为,那样至少可以证明他是多么认真。你也知道,封兰花并不愿意跟他交什么朋友,她是一个明白人,知道自己不合适。所以,她一直都是拒绝跟丁亮有任何交流。不过,也难怪她这样,现在她那样的条件,是不想做一些无边际的梦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下车吧,在车子上是永远找不到丁亮的。”
  
  易可欣分析得很有道理,陆庭非默默地点头。
  
  无论从哪一种可能来看,丁亮都没有坐车的可能。
  
  如果他是坐车的话,估计现在已经到了封兰花的家了。只有走路的人,才会这么久还没有赶到,估计都已经迷失在山中了。
  
  “对了,易可欣,你不是会定位吗?现在这个情况,何不给他来一个定位?”陆庭非好像记得易可欣曾经会定位手机。
  
  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而知道这个情况,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定位?我好像是没有告诉过你哟。”易可欣眼睛瞪得老大,她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这件事,而且,总不能到处跟别人嚷嚷自己会定位吧。这又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
  
  “我,我,我猜的。你这么能干,应该没有什么不会的。”陆庭非没有直说,这样的解释,让人有一种很好的被夸的感觉。
  
  谁说陆庭非一向成熟稳重,要讲起笑话和幽默起来,根本没有几个人能讲得赢他的。
  
  易可欣莞尔一笑,淡淡地,“不过,我今天估计弄不成,有一个工具没有带在身上,就一个手机,我也是定位不了,回天乏力呀。”
  
  易可欣平时都是带着那个包包出去的。这次是因为出去旅游,她怕来来去去的,把自己的东西弄丢了,所以就没有带那个包包。
  
  陆庭非刚刚还升起来的一丝希望,此刻一下子就暗淡下去。眼神里刚刚燃烧起来的一点点火焰,一下子化为了灰烬。
  
  他看了看表。时钟指向了五。
  
  按照他的经验,不用过多久,天色就会暗下来。这个天气不同夏天,黑得早,六点钟的光景,外面基本上都是黑的了。
  
  怎么办?
  
  他竟然有些六神无主了。
  
  “要不我们分开两队寻找,一条一条小路找过去,天黑之前,来到这个车旁边汇合。”易可欣这样说,是想争取更多的一些时间,如果两个人走一起的话,有些地方找不到,天黑之前,估计很难完成任务。
  
  如果两个人分开,两队人马,碰到丁亮的机会,就分增加一倍。
  
  而且这个地方,太多条小路了,一个人身在其中,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走到另一条路上去,她怕是分成两队,都不一定能找得到丁亮。
  
  陆庭非用手重重地摸了一下下巴,然后摆摆手说,“不行,我把你从广州带出来,就要负责你的安全,如果让你一个人走一条道,迷路了怎么办?我找到丁亮之后,又要去找你。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走在这山路上,我怎么会放心。”
  
  陆庭非边说边朝山上走去。
  
  站在山顶,他看向远方的群山,默默叹气道:“丁亮从来没有进过这样复杂的地方,估计一迷路了,我们要操作的时间非常有限,易可欣,我们开始跑着走向每一个山头好吗?只要是往封兰花家的导航,我们都走一遍。
  
  “好吧。”易可欣跟着跑。
  
  她跑得有些气喘吁吁,毕竟很久没有这样的运动过了。这高低不平的路,还有那些石头,杂草,走得磕磕碰碰。
  
  陆庭非也好不了多少。
  
  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养尊处优,哪受得了这样的待遇。但是,没有办法,丁亮的手机没有人接,他必须抢分夺秒地去救他。
  
  “干脆,我们报警吧。”天色有些黑将下来,易可欣越来越担忧。如果三个人都迷失在这个山村中,那不是更吓人。
  
  “不能报警。现在,我们这样的状况,如果是报警的话,被人说出去,真的很丢人。两个公司高管,大年三十,千里追女友到乡下,说出去一定会吸引很多的人的眼球,而且,这是在这个城市,他们想怎么报道,我们也管不着。那时候,不但我父母,丁老爷子那里也过不了这一关,你要知道,那些有钱人,看着很体面,每一个动作,都时时刻刻想着怎么维护自己家的形象。如果被人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一点儿面子也不会有了,可能丁老爷子还会冻结他的银行卡,以后也不会准他来内地了。”
  
  陆庭非说的不假。
  
  有钱人相比没有钱的人,更加在乎自己的名声。
  
  虽然他们的子女看着过得很好,很幸福。但是,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过得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很多事情,都是大人们早已安排好的。如果要反抗的话,就要失去眼前的一切。以前也曾经有人想反抗父母给找的良人,但是,到最后,没有几个能抗争得过父母。
  
  易可欣听了陆庭非的话,吐了吐舌头。
  
  好原本以为,有钱人家的孩子,只要自己喜欢,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做,没想到,却也原来还有这样的烦恼。总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才是最最烦恼的,不但要赚钱养自己,还要赚钱养父母,最最要命的,还要赚钱养弟弟,她只能督促自己像一台机器一样,拼命地转啊转的,以便能够让自己父母和弟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易可欣做梦也不会想到,王燕和易可云,已经通过在高铁站检查,来到了这个城市。
  
  就在刚刚他们下车跑起来的时候,她们还去派出所报了警。
  
  现在,警察开着车,正在不遗余力地寻找他们俩。
  
  因为王燕报警时强调说是陆庭非拐走了他的女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